代缴社保骗取生育津贴 他却称是帮忙不是诈骗

  • A+
所属分类:欧洲杯

原标题:壹现场丨代缴社保骗取生育津贴 他却称是帮忙不是诈骗

无业、不具备参保资格,却在申领生育津贴,这背后到底是谁在充当帮手?北京一公司虚构劳动关系帮人代缴社保骗取生育津贴98万余元。4月2日,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拥有硕士学历的一名80后宋某,在北京经营着一家社保代理公司(简称“北京某公司”)。2017年3月至2019年10月间,他组织李某、刘某、吴某、姚某、赵某、史某、杨某等人,在北京市朝阳区一楼宇内,采取虚构劳动关系方式,为36名不具备参保条件的孕产妇以北京某公司职工的名义向北京市朝阳区医疗保障局缴纳城镇职工生育保险,骗取生育津贴987955.55元。案发后退还987955.55元。

经统计,至案发时,李某参与诈骗金额为412290.42元;刘某参与诈骗金额为268683元;吴某参与诈骗金额为358726.13元;史某参与诈骗金额为24170.67元;赵某参与诈骗金额为25449.23元;姚某参与诈骗金额为56313.4元;杨某参与诈骗金额为79979.73元。

2020年6月4日,宋某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常营派出所自动投案,另7名被告人于2020年5月26日被公安机关抓获。涉案电脑主机、人民币已起获。

公诉机关认为,应当以诈骗罪追究8人的相关责任。

在庭审中,史某、赵某、姚某、杨某均表示认罪认罚;吴某虽表示认罪但对犯罪金额有异议。

刘某则以自己只是记账会计并不参与实际业务为由拒绝认罪认罚,还矢口否认了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并辩称“公安机关没做虚假记录,我也没说过这些话,但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公司的负责人宋某对于事实、罪名和涉案金额均不认可。他辩称,从2017年至2019年,公司共为3100多人缴纳社保,其中有36人领取了生育津贴,宋某承认领取生育津贴的36人并不是自己公司的员工,但他始终认为这种行为并不是诈骗,是帮助他们申领。

而对于《申领生育津贴登记表》上明确写着申领单位为北京某公司的事实,他辩称,因为个人是无法直接去申领生育津贴,“我们只是提供一个载体,我没有伪造过劳动关系,社保中心也没要求提供劳动关系证明。”

宋某进一步解释,将与北京某公司没有真实劳动关系的人虚构为该公司的员工申领津贴,主要出于两个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因为灵活就业人员、个体户不方便缴纳和申领社保,还有大量本身有工作但原公司没有缴纳社保的人群;另一方面则是出于他的另一家就业服务类公司业务发展的需要,吸收潜在的客户。

该公司的运营经理李某则有些摇摆不定在公诉机关宣读完起诉书后,明确表示对犯罪事实和罪名不认可。

李某辩称,公司是严格按照社保中心的要求缴纳社保,从来没有伪造过任何材料提供给社保中心,在办理税金领取等业务时需要提供劳动关系证明,如果办理社保时要求提供劳动合同,公司就不会去办理相关业务更不会涉嫌犯罪。此外,领取生育津贴是有条件的,她们并非为了骗保才上的社保。“如果定义公司为诈骗,那所有领取人也同样是诈骗,我作为员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涉嫌犯罪的。”

他还介绍,客户中包括网红、销售、个体户、公司等。但其实社保代缴业务的收益微乎其微,“只是为了帮助更多的人解决现有问题,让他们变得更加优秀。”

不过在法官询问过程中,李某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又改口称自己是认罪认罚的,他自称起初是因为太激动了,以为到了辩论环节,“后来又冷静考虑了一下,公司的确虚构了劳动用工关系,犯了诈骗罪。”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实习生 周宁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宋霞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