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货现场堆着上亿现金 深喉告诉你庄股接盘有多暴利

  • A+
所属分类:新2网站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回忆当时在华南某城市的豪华写字楼的一个房间里,看到摆了多达上亿元的现金时,既惊愕又羡慕的表情,还是在陈玮(化名)的脸上有些不由自主地浮露出来。

在A股市场摸爬滚打了十多年,陈玮也算得上是股市资深人士,也认识一些游走在A股市场的庄家。这次,他就是应一名早前认识的庄家邀请,为一只庄家即将出货的股票,前往商谈寻找接盘资金、接盘条件。

从向中源家居公开讨要市值管理费用开始,私募基金从业人员叶飞近日有关十多家上市公司的坐庄爆料,一时间让A股市场大为震动。按照叶飞的说法,以市值管理名义运作多家公司股价的庄家,以支付费用的方式,利用公募基金等机构资金为其出货接盘。

叶飞爆料的真实性如何,尚需监管调查。但类似违法操纵股价的手法,可能并不罕见。

“这种事情我们知道很多,不仅是公募基金,‘杀猪盘’的网络大V也一样这么玩。”陈玮说,为了规避风险、打消资金方顾虑,很多庄家甚至现场带着巨额现金,与接盘方进行交易。

接盘方收取的费用,高达交易额的6%至8%。而这些巨额收入,就这样通过场外交易,流入了个别公募基金经理、网络大V的口袋。但坐庄违法违规的特性,让各个环节的参与者相互间天然存在不信任。他们常因接盘费用而发生矛盾,从而让坐庄、接盘行为暴露。

只是问题在于,受到投资决策流程层层制约的背景下,如果真有公募基金经理,利用管理的产品为庄家接盘,这些流程又是如何被突破的?

背着现金付接盘费

在一线城市住豪宅、开豪车,陈玮也见过一些大场面。但这么多的现金直接摆在眼前,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回忆一年多前的往事,陈玮告诉第一财经,在应邀前往之前,他就认识运作这只股票的庄家。对方告诉他,希望他能以中间人的身份,找到一些资金,在庄家出货时接过部分卖盘。

“我没有找到资金,但庄家出货时,有一次我也去了,当时一个亿现金就摆在房间里,走的时候还剩下3000万。当时庄家还跟我说,你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如果不掉链子,这3000万都是你的。”陈玮说,这3000万元现金里,大部分是人民币,还有一小部分是港元。

从向中源家居公开讨要市值管理费用开始,叶飞近日来的连续爆料,不仅让十多家A股上市公司深陷坐庄质疑漩涡,更重要的是,以市值管理为名实则坐庄操纵的潜规则,暴露在阳光下。

除了一些操盘方自己牵头的坐庄行为,上市公司大股东、盘方也就是庄家、中间人、接盘方等四方,是很多以市值管理为名的操纵股价的主要参与者。上市公司大股东、庄家谈拢条件后,提前进场收集筹码、股价拉升、高位出货,是坐庄的基本流程。在这个过程中,即便股价拉升成功,如果找不到资金接盘,到最后,坐庄也会功亏一篑。

接盘需要真金白银,没有人会拿自有资金,冒着巨大风险去为别人接盘。陈玮告诉第一财经,接盘的资金,一般有两个资源,一个是公募基金,一个是网络资金,即近年频繁出现的“杀猪盘”中,网络大V以荐股为名,诱骗而来的散户资金。

“如果是自己的钱,或亏了要承担责任,明知道是接盘,你还会买吗?”陈玮说,网络大V诱骗进来的散户、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都不是自己的钱,不用承担亏损风险,才有可能为庄家接盘。

“公募有很多产品,每个产品仓位都不同,基金经理只收管理费,净值涨跌跟他们又没多大关系,就算把产品净值做到天高,你又拿不到钱。”陈玮说,网络大V虽然有流量,但却没有变现渠道,所以愿意为庄家出货接盘。

而同样是为庄家接盘,两种不同来源的资金,主要区别就在于,公募为庄家接盘,往往是心知肚明,而被网络大V“喊单”接盘的散户,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忽悠进去的。

“这种事情我们知道很多,有好几个票庄家都用这个套路,去找公募基金接盘,只不过有的做成了,有的没有做成。”陈玮说,大概在两年前,他就曾陪一名相熟的庄家中间人,去北方某城市,试图说动某公募基金经理,用其管理的产品,在庄家出货时接盘。

那只庄家运作的股票,几百亿市值相对比较大,庄家进出都比较容易,要找资方接盘5000万元。当时,去找基金经理的时候,“中间人用包背着钱,准备一次付全款”,但最后出于某些原因,找到的基金经理没有同意接盘。

“你不做总有人做,这其实是公募基金经理场外套利的方式,已经玩了好多年了。当然,大家都在这样玩,也不光是公募基金经理。”陈玮还称,之所以现金支付,原因之一就是安全,不容易留下痕迹。

惊人的接盘费用

公募基金经理的收入,与产品净值涨跌没有直接关系,但产品表现,还是会影响到其后续产品发行和管理规模,而且为庄家接盘,还面临合规、法律风险。

“打个比方,如果我是庄家,已经把一个股票的价钱,从10块做到15块了,并已打算出货,这个时候,我就会去找公募之类的接盘方,说还要把这个股票做到30块钱,有没有账户、资金帮我买几千万,锁定几个月仓位?”陈玮说,坐庄的股票并不一定是基本面、股价表现都差,如果公募等接盘方觉得股票还可以,接盘条件也能谈拢,可能就会同意买入。

不过,冒着巨大的风险,无论是网络大V,还是公募基金,自然不会“义务”接盘。上市公司大股东、庄家,在坐庄的出货阶段,都要按一定比例,向中间人、接盘方支付一定费用。

“如果你是基金经理,你肯定也不会白白给我接盘,这种肯定都要先打钱,事先就讲好游戏规则。” 陈玮说,无论是网络大V,还是公募基金,为庄家接盘时,基本都是这个套路。

第一财经此前就从多名知情人士处得知,牵头坐庄的上市公司大股东、庄家,向接盘资方支付费用的标准,一般是买入金额的6%,高的也可以达到买入金额的8%,中间人大致收取买入额的0.5至1个点。

“假如盘方承诺给7个点费用,买1000万元,费用就是70万元,反正你拿着公募账户,亏也好赚也好,都跟你关系不大,但场外支付的这70万,就进了你的口袋。”陈玮说。

在5月15日发给第一财经记者的邮件中,叶飞也称,众泰汽车的投行总陈庆波,担任了中源家居的中间人,邮件称“中源家居打算出100万元”,其中其本人收5万元,接盘机构人员收85万元。

如果接盘资金来自散户,上市公司大股东、庄家向“喊单”的网络大V,支付的费用更高。第一财经了解到,早期,喊单的网络大V,收费标准达到10%以上甚至更高。2020年前后,“庄家找网络资金出货非常疯狂”。

“那个时候找网络资金给庄家接盘,真的非常挣钱。别人找我那次,如果找到了大V来忽悠散户接盘, 在约定时间里出货一个亿,刨掉一些成本,一下子起码就能赚两三百万。”陈玮说,当时没有参与接盘,一方面是没找到资金,二来也担心法律风险。

没有信任的交易

无论是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参与坐庄自己的股票时,都不会由大股东直接出资,而是在资金、人员、账户等方面与上市公司隔离,达到消除痕迹的目的。庄家委托与接盘方,一般也不会签订合同,而是通过中间人口头沟通。

这种各个环节参与者几乎全部“蒙面”进场的操作方式下,接盘方是否买入,以何种方式确认?

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一般而言,具体的做法是,庄家、接盘方会事先约定好时间,庄家在约定时间出货时,接盘方就在二级市场买进。以这种方式,双方不需要进行点对点的对敲,而是直接在盘中买,亦即在二级市场出货、接盘。

由于不敢签订书面合同,资方接货之后,有两种办法可以证明。一种锁仓时间短,不能在定期股东名册中出现的,在交易完成后将账户的交易情况,用微信截图发给盘方,一种是锁仓时间长,季末股东名册打出来之后,自然可以证明。

除了上述两种方式,庄家及其委托的中间人,还可以根据约定时间的盘面交易情况,判断资方是否按约接盘。

“你买没买,盘中看得很清楚,比方说一个股票一天成交3000万,我试盘挂几百手上去,股价一下就掉下来了,那说明没人接盘,你压根就没买,这是骗不了人的。庄家扔货出来时,资方直接买就行了,买了微信截图证明就完了。” 陈玮说。

但这种蒙面操作,以及坐庄违法违规的特性,让庄家、接盘方之间,天然存在不信任,从而产生纠纷、坐庄暴露的风险。

业内人士称,双方最大的不信任,就是盘方担心买入前就付清费用,资方拿钱后不买,所以只会支付部分费用,并且要求在一定时间内锁仓,锁仓期满后才付余款,而接盘方又担心买了之后拿不到钱,拿到费用后未按承诺金额买入。

“如果事先不付费,买了之后还按事先承诺锁仓,股东名册一打出来,盘方就找各种理由,说大股东钱没到位,或者锁仓还没到期,锁定期满后才付钱,人家接盘的公募、网络大V又不愿意,所以这种事情后面很难做成。”陈玮说,以前公募接盘很爽快,但后面经验多了,也有收钱后不买,或只买一点点“意思” 一下的情况。

“但要是我是盘方,也不会一次性付清费用,万一一次性把钱打给你了,你又不买,我找谁去?但你作为资方,又会觉得我要是先买了,你又不给钱。”陈玮还称,叶飞遇到的可能就是前一种情况。有些庄家支付少量费用后,还以买入承诺全额之后在结算的理由,要求资方继续买入。

“到底给不给还悬在空中,你已经上了这个船,如果继续买就陷进去了。”陈玮说,所以很多庄股出货阶段,庄家、资方就尝试现金交易,“你承诺买1000万,费用就用现金放在你房间,买够数了,现金你全部拿走。”

公募如何突破层层限制

产品净值涨跌,与基金经理收入没有直接关系,是陈玮嘴里的高频词汇。以基金管理费分成,作为基金经理主要收入来源,也是国内公募基金业的现状。最近几年来,业内已多次建议,改变公募基金主要依靠收取管理费的盈利模式。

在海外一些成熟市场,除了申购、管理费之外,不少大型资产管理机构的基金经理、管理人,管理的产品如果获得了超过标准的投资回报,还可从产品中获得超额回报分红。

就在5月18日,叶飞也在其微博爆料称,基金经理与庄家之间,有两条潜规则,即盘方找到基金经理,从基金经理的股票池中挑选容易操作的标的,或者基金经理告诉盘方,哪些股票即将进入股票池,盘方提前“埋伏”在这些股票中,从而完成从建底仓到抬轿到出货的一条龙服务,又能规避操纵股价的风险。

但无论是叶飞,还是上述知情人士,都没有给出具体的指向性信息。另一个问题也由此而来:作为机构投资者,公募基金等机构,有着完整、复杂的投资决策程序,公募基金经理只能买入其股票池的股票,否则要经过层层审批。因此,公募基金经理动用产品为庄家接盘,并非一件易事,在此背景下,如果真有类似情形,基金经理又是如何突破层层限制的?

“公募基金经理给庄家接盘,并不是什么股票都能买,他们接货之前,一般都要审票,在股票池里的才能买,不然就买不了。”陈玮说,距其所知,一些庄家找公募基金接盘未果,也与此有关。

他称,庄家在找公募基金接货时,通常都会通过基金经理,提前把股票运作到基金股票池里。运作的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每天早上的投决会上,由基金经理提出,如果满足公募基金要求,就比较容易入池;一种是通过正式渠道,向基金公司支付一定费用,由基金产品对应买入少量股票,哪怕只买入几千股,只要能进入公募股票池就可以。而这两种做法都是合规的。

此外,公募基金经理也都有一定的自主买入权限,如果在权限范围之内,不经投资决策程序,基金经理直接决定买入,只有买入金额超过权限,才需要经过投资决策程序审批。由于担心违规操作,市值太小的股票,进入公募基金股票池难度较大,如果是大市值股票,则难度较小。

但庄家找公募接盘,也不会是事到临头的紧急操作,而是要提前沟通,做好流程方面的准备。只要提前把需要接货的股票,运作到公募基金的股票池里,届时,在约定的时间里,公募就能在庄家出货时用产品接货。

(原标题:接货现场堆着上亿现金,深喉告诉你庄股接盘有多暴利!)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